您现在的位置:校长频道校长访谈正文

对话南方科技大学校长

2010-08-04 搜校网 http://www.soxiao.com      我要评论 打印 转发 字号:T | T

     

      7月21日中午,朱清时校长着一袭灰色的外套,来到南方科技大学启动校区的食堂就餐,像一个普通的老人家,自然而然地融入到匆匆忙忙吃着自助餐的办公人员中。

  窗外,阴晴不定。台风“康森” 刚走,“灿都”又大举压境。在深圳市南山区南方科大启动校区,时断时续的大雨搅得路人走也不是,跑也不及。

  朱清时这几天特别忙,按照计划,他的学校应该很快就要开学了。

  10个月前,从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位置上退下来的朱清时来到了深圳。在这块改革之风最先刮起的土地上,他要用以后若干年时间也做一次高等教育的革新。他称之为“试验”,并把所有心血倾注在了南方科技大学。

  于耳顺之年执掌南方科大校长,朱清时将其视为“可能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工作”,他希望南方科大能够“去行政化”,教授治校,远离“官本位”的困扰,以最合理的方法去培养人才,并产生出真正的大师。

  学校的筹建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但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

  “来之前做好准备要面临的困难其实并没有真正成为大问题,而遇到的最大困难则是完全没有想象到的。”就在启动校区的办公室,朱清时抽空讲起了学校的筹建工作进展和他的教育理念。

  他的办公桌上,除了一沓又一沓的申报材料,还有应聘教师的简历,还有招收学生的信息……

  今年只向教育部申请了50个招生名额

  齐鲁晚报:南方科技大学的整体筹建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了?

  朱清时:学校现在等着教育部的最后批准,我们还在拟定章程,南方科大将采取依法治校,政府也在催着我们建规章制度,然后政府才好立法。所以,我们现在最大的任务一是招生,二是立法,建规章制度,第三就是招聘人才。

  齐鲁晚报:招生工作进展如何?

  朱清时:我们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我们的教改实验班已经在计划之中了,因为是第一年,我们只向教育部申请了50个招生名额。教育部已经到南方科大考察过了,我们还在等教育部的最后批复,只要批复说同意了,我们就正式招生,然后开学。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今年要招生。我们还希望我们的学生有一半城市的,一半农村的。

  齐鲁晚报:新学期马上就要到了,招收的学生能否按时入学?

  朱清时:这个并不重要,因为对我们这样一种试验学校来说,不一定要在9月1日正常开学,比如上海高校今年就是10月1日开学,我们等一切该走的程序,该办的手续都办好了之后,就会立即开学。

  齐鲁晚报:南方科技大学的师资到位了吗?

  朱清时:我们现在有十多位老师已经确定了,现在暂时都还没有住过来,到8月底,老师就会集中过来了。我们一直要招的是真正一流的人才,首批这十多位就很有代表性,其中三个是国内的院士,三个是香港科技大学的现任教授,其中有两个还是现任的系主任,还有三个海外学者是现在的千人计划的候选人,还有一个是在国内大学做教授,在去年中国十大科学进步奖中有发明,非常能干,可以说这十多个老师都是大师。

  齐鲁晚报:新学期的课程设置情况如何?

  朱清时:按照教育部课程设置的要求,再参考中科大少年班的经验,再根据香港科技大学和国际上一般一年级基础课设置的情况,在新学期,50个学生会上一样的基础课,包括数学、化学、生物、英语、计算机基础、政治,然后还有文科的课程作为素质教育的重要补充。

  齐鲁晚报:一旦进入教学阶段,南方科技大学将以怎么样的姿态展示给外人,让人耳目一新?

  朱清时:这是一个体制非常创新的学校,教学方法、考试方法都和过去大家习惯的有所不同。我们是做试验,我们会真正实现让一流人才、大师级的人才来给学生讲课。我们是一所研究型大学,要真正做到以学生为本。学生住在学校,住在书院中,课余时间也会有老师管他们。

  苏刘溢的想象力超出一般人很多

  齐鲁晚报:南方科技大学愿意接收山东的10岁儿童苏刘溢入学,您能谈谈对这个孩子的印象和看法吗?

  朱清时:当初我们欢迎苏刘溢前来面试,来了之后,我们还组织了有关专家认真地观察他,每个专家一对一跟他接触,一共有两天时间,基本上对他有了全面的了解,比如他有些知识存在空白,但这情有可原,毕竟没有上过中学,知识不完整。不过他在另外的一些测试中表现很突出,如记忆力,我们测试他重复一组数据,如手机号,这个不难,事后让他倒着重复出来,这就难了,但他还是做到了。我们还测试他的想象力,现在的考试都不会考学生这方面的素质,而想象力却是一个学生成才最关键的因素。他测试出来的想象力很丰富,超出一般人很多,这也能说明他为何自学能力这么强。

  香港科技大学的一位数学教授跟他谈数学,发现他对数学很有兴趣,有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太严谨,但他思考问题很专注,这也是一个人很重要的能力。我还跟他探讨了很多问题,他都有自己的看法,说明他有很大的兴趣,而他知识的不完备是可以弥补的。所以我们愿意接收他来南方科大。苏刘溢就是我们学校第一个学生,我们还有好多招生对象,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南方科大主要是给国家做一个教改试验,让各种偏才,有各种特长的小孩都能够得到很好的教育资源,能够发展能够成才。我们试图回答钱学森跟温总理的提问:为什么中国没有大师。想想过去,我们的大师基本上都是偏才,如果来参加现在的高考估计他们都考不到很高的分数,因为他们在某方面很差,都不行,我们就是努力要收这些真正天才的,但是知识不全面的小孩,用最好的方法来培养他们,我们学校的方针就是“以学生为本”。

  齐鲁晚报:在招收偏才怪才之外,南方科大是否也要招收正常的学生?

  朱清时:我们的招生包括偏才怪才,但正常的学生也很多,而且主体还是正常的学生,就是在高考中考高分的学生。一个学校要办好,要自由成长,需要人才的多样性。如果都是这些偏才怪才,那么他们也就完了,他们一定要与非偏才在一起,互相学习,互相帮助才行。

  大学要办好,一定要广招各种人才,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地用英语上一些课程,最好是聘请外国的教授,并且招收外国留学生,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增加学生的文化多样性,这样学术氛围就好了,学生成才的可能性也更大了。

  齐鲁晚报:南方科技大学究竟需要具备什么样素质的学生?

  朱清时:我们需要原生态的学生,只要素质好,同时熟练掌握中学的各种知识。中学的知识还是有其一定的合理性,学好了中学知识,才能学好大学知识。中学学得好,素质又高,如记忆力、想象力好,就是我们想要的学生。

  齐鲁晚报:南方科技大学是否考虑设立少年班?

  朱清时:南方科大改革的一点就是我们想招高二的学生,不想让学生再读一年高三去训练考试。我们愿意招原生态的又把高中课程学完了的学生。这有点儿像少年班,但我们不特别追求年龄,中科大的少年班是追求年龄的,一般都在15岁以下,而我们就不一定,16岁,17岁,只要是高二的学生就行,而其中一些农村的高二学生,因为上学晚,他们的年龄可能会更大一些。

  我们要在现行的大体制内谋求改革创新

  齐鲁晚报:10个多月的筹建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朱清时:南方科大是体制完全创新的新生事物,现行的所有管理体制都和它不配套。只要用现行的管理体制来管理南方科大,就会使我们寸步难行,但是,我们不用现行的管理体制,那该用什么体制来管理南方科大呢?这个无前例可循,政府和我们其实都没搞清楚,思想也无法统一。我们正在和深圳市政府共同努力,把这些问题理清楚,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政策,政府究竟给我们什么政策,究竟应该如何来管理学校,这就是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

  齐鲁晚报:就像深圳改革之初,摸着石头过河。

  朱清时:完全一样,计划经济改革成市场经济,所有规章制度都不合适,现在我们也是,所有的规章制度都不适合我们,都需要重新制定。

  齐鲁晚报:这需要打破一切,然后再重建?

  朱清时:这还不是打破一切,我们还有基本的东西要遵循,比如说高教法就必须遵从。我们要在现行的大体制内,来谋求改革创新。

  齐鲁晚报:在推行“去行政化”过程中,都遇到过什么样的压力?

  朱清时:在最初提出“去行政化”时,社会上产生过很多误解。有人将“去行政化”误解为不要行政管理,不要行政领导,那样一来,就会有人想这个学校简直无法无天了,其实“去行政化”是要以学术主导,代替以行政权力主导,说白了,就是谁有真理谁说了算,而不是谁的官儿大谁说了算。

  有人误以为只要让教授当领导就是“去行政化”了,其实教授一旦当了领导,就异化了,当了官员,情况可能会更糟。还有人认为是老干部不能当学校领导,这也不对。过去一些大学的领导就是老干部,他们因为不懂教育,会虚心地听从教授的意见,将他们的意见综合起来,最后反倒成为教育家了。

  所谓的“去行政化”,关键就是减少行政机构,缩小管理体系,像我们学校就不设学院和系,尽量减少行政权力对学术自由的干扰,让行政管理者只作为规章制度的执行者。规章制度由教授来制定,教授制定规章制度又代表着集体的意愿,教授不直接指挥什么,直接执行者还是行政干部。

  但是在“去行政化”之后,困难随之而来。我们没有行政级别了,但是社会和上级政府还没有一套管理办法来管理我们,这样一种新生事物没有管理体系,而一旦用过去的管理体系来管的话,就一下子又把你给卡死了。

  齐鲁晚报:南方科技大学是一所深圳市政府全资资助的公立学校,在公立与“去行政化”之间如何掌握平衡?

  朱清时:靠我们立法,制定章程,通过了,以后政府就会通过法律来管我们,我们就是依法行事,不会让政府官员随便再来干预。

  齐鲁晚报:依靠行政立法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朱清时:对,现在我们的《南方科技大学章程》离正式通过人大审议还有一段时间,整个立法程序还是很长的,章程要写好也不容易,我们现在只是根据我们这10个月来的经验,先拟定一个暂行办法,就是管理规范,也就是我们想向政府要什么样的政策优惠。在政府通过之后,这些就成为政府的决议,我们随后以此为根据来办学。这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条例,但是具有法律的效力。

  齐鲁晚报:自从您南下深圳创办南方科大,一晃已过了10个月了,这段时间里,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朱清时:在近10个月来,我感触最深的是,遇到的困难是我来之前没有想象到的,来之前做好准备要面临的困难其实并没有真正成大问题,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没有想象到的,我们的学校是个体制完全创新的试点,而现行的所有规章制度都不是为这种试点所设立的,套用这些规章制度,就会使我们寸步难行。如何一一解决这些问题?就是我这段时间思考最多,也是做得最多的事情。

  朱清时,1946年出生,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原中国科技大学校长。2009年9月,经过历时一年多、在全球范围内的严格遴选,朱清时院士最终成为南方科技大学(筹)创校校长的人选。

  本报记者 龚海

  “来之前做好准备要面临的困难其实并没有真正成为大问题,而遇到的最大困难则是完全没有想象到的。”

  “我们还在等教育部的最后批复,只要批复同意了,我们就正式招生,然后开学。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今年要招生。”

  “苏刘溢测试出来的想象力很丰富,超出一般人很多,这也能说明他为何自学能力这么强。”

  “南方科大改革的一点就是我们想招高二的学生,不想让学生再读一年高三去训练考试。”

  “所有的规章制度都不适合我们,都需要重新制定。”

  “其实‘去行政化’是要以学术主导,代替以行政权力主导,说白了,就是谁有真理谁说了算,而不是谁的官儿大谁说了算。"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以上内容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对以上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和有效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尤其要强调的是,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各类考试的资讯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责任编辑:红山 来源:大众网]
我要评论特别声明:发表内容中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即时新闻
频道资讯
热点项目
热点课程
社会万象
图片世界
视觉公社
Copyright © 2003-2010 Soxia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校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