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校长频道校长访谈正文

成都石室中学校长王明宪的教育之“味”

2010-07-07 搜校网 http://www.soxiao.com      我要评论 打印 转发 字号:T | T

      回访·最具影响力校长

      3月初,为了采访王明宪,我踏访了成都石室中学。正是百花争妍的烂漫春季,可学校里没有妖娆之气,依旧是一份厚重,一份肃穆,一份淡然。

      王明宪给我的第一印象,恰如这所学校。在正式场合,他西装革履,打扮得一丝不苟。平常在学校,穿着便极为淡雅随意,跟普通老教师没什么两样。在娓娓道来的讲述过程中,他始终神情严肃,极少有较为夸张的动作和表情,甚至坐姿都没怎么变化。连续三次专访结束后,我仍在纳闷——王明宪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采访之后,我慢慢品味出这位传统名校老校长的“味道”——在经历了28年的磨砺后,他和他苦心经营的教育如同一杯陈酿的美酒,将现实冲突的苦涩一点点吸收消化后,捧出的是芬芳的甘醇。

      四世同“师”

      在这个家族里代代相传的是一种教育情结,一种精神追求。无论顺境,还是逆境,这个家族中始终都没有一个人半途而废离开教育行业。

      在成都石室中学,王明宪威望极高,老师们甚至对他产生了崇拜心理,即使是学校的党委书记也言必称其为“专家型校长”。原因大抵有三:其一,王明宪出生于一个以书香传家的教育世家,一家四代中出了13名教师、4名校长;其二,王明宪在石室中学一干就是28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其三,他在四川省基础教育界影响力颇盛,不仅是“四川省优秀校长”,还被推选为四川省中学校长联谊会会长并连任两届,甚至被评为2009年度“四川省中小学最具影响力校长”。

      王明宪的外祖父黄明德出生于清朝晚期,自幼家贫,经过刻苦攻读成为当地数百年来第一个秀才,轰动一时。清朝末年,黄明德出任泸州高师校长。

      王明宪的父亲王惠和母亲黄永禄继承了外公的志愿,又投身了教育事业。王惠毕业于北大政治经济系,28岁时就当上了省立中专校长,这是王家出的第二名校长。母亲黄永禄毕业于北大会计系,一直在成都十四中学教数学。

      王明宪一家就住在十四中附近,只有5分钟的路程。但是,王明宪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母亲一个星期才会回家一次。那时,家庭条件差,全家只有一间房。王明宪一觉睡醒了,看见的仍是母亲批改作业的背影。

      “文革”时期,王明宪的父亲去了雅安芦山县一个农村小学当老师。王明宪和王明建(原成都市西北中学校长)两兄弟到云南耿马县勐定农场。

        恢复高考后,母亲立即给在云南支边的王明宪写信,要求他考大学。1978年,王明宪考上云南大学历史系。

       临到毕业时,很多人都不想当老师。王明宪也不愿意,他喜欢在党政机关干一点文秘性质的工作。可是,王明宪的父亲是国民党时期的校长,有历史问题,“臭老九”的子女不能进党政机关。

       王明宪不得不遵照安排去石室中学报到——他是全班五十余名同学中唯一走上教师岗位的。

       当王明宪带着沮丧的心情将这个消息告诉家人时,没想到母亲异常激动。她对儿子说:“太不容易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啊。”身为教师的母亲当然明白四中在四川省教育界的神圣地位。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全国上下曾出现过一次教师“下海潮”。“大家都不看好教师这个职业,如果我们再不干好,教育岂不是更不被人看好。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干。”王明宪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走上了讲台。

      王明宪自小在校园内长大,对教育情有独钟,感受到教书育人是一件很崇高的事情。每一次的文艺晚会,老师们都会被学生很尊敬地请到前两排就座。“那时,学生都是自发的,没有人刻意安排。”在为我讲述这些陈年往事时,王明宪特意强调说。

      即使是在大街上,王明宪也无数次见过学生对母亲的尊敬。那些成家立业很有体面的人,见了母亲也是恭恭敬敬地鞠躬。这一场景深深地镌刻在王明宪年幼的心中,形象清晰,影响深远。

     “教育世家不仅是职业上的组合,也不是一种偶然,而是有一种独特的精神维系着这个家庭对教育的执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改变。”王明宪坚定地说。

      在这个家族里,代代相传的是一种教育情结,一种精神追求。无论顺境,还是逆境,这个家族中始终都没有一个人半途而废离开教育行业。虽然清贫、艰苦,但他们总能感受到被尊重,找到成就感。

      这个家族的节假日聚餐,经常会在无意间演变成教育研讨会,扯的都是教育上的事情。看到这一家子激烈地争论,王明宪的姐夫感到很惊讶。

      如今,这个家族的教育梦想已经传承给了第四代。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的青羊区外语教研员李栩是王明宪大姐王蓉辉的女儿;二姐王曼琴的儿子拿到博士学位后在川大华西医院一边行医一边教书;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的吴菁是四姐的女儿,目前在上海一所重点高中教书。

      教育生态

      在追求升学率时,要注重营造和保护教育生态,不要为了盲目追求升学率而破坏教育生态。否则,将是短期的,不可持续的。教育生态好,升学率一定会高,而且持久。

      2000年,石室中学成为首批国家级示范高中。有一位记者问王明宪:现在,你是否感觉春风得意?

      王明宪回答说:这么多年来,我从未感觉到春风得意。我的校长生涯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如履薄冰。在石室中学,守摊子和保稳定,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更何况我们还在继承的基础上顺应时代要求,把石室中学的事业不断向前推进。

      作为国家级示范高中,石室中学拿什么来示范呢?难道只是高考成绩吗?如果石室中学仅仅是高考成功,其他学校未必会服气,因为你的生源、师资、硬件等都要好得多。

      王明宪苦苦思索的结果是:除了高考一流外,还必须要有所创新,不仅继承优良历史传统,还要体现现代教育思想,不仅要完成办学的“规定动作”,还要不断推出办学的“自选动作”。

      他说:“学生的成长是一个过程。如果过多地关注学校和个人当前的业绩,必然会产生功利思想,违背教育规律。做教育的人,应该更多地关注学生的未来。”

      采访中,王明宪无数次提到“按教育规律办学”。对他来说,这种对教育规律的虔诚和“皈依”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一个教育世家对教育理想的追求,一所千年名校对教育规律的理解,必然会在他身上打下深刻的烙印,并无形地影响到他的教育实践。

     1999年底,石室中学就开始探索实施学分制和双语教学实验。一方面,形成了德智体美劳综合素质评分机制,课内的成绩和分数不再是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另一方面,双语教学逐步渗透到非英语教学中,“非英语学科教师到美国、新西兰等国家是哪个科,全部用英语实现无障碍教学”。

      采访中,只要提到社团活动,王明宪的脸上便会有神采飞扬的表现,因为这是石室中学培养学生综合素质的重要载体。“让学生在社团活动中去体验、感悟,就是对学生人品、人格、情感进行潜移默化的教育。”王明宪说。

      毫无疑问,这些实验的切入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关注“人的发展”,而非只是“分数”。石室学生参与的这些活动要占用很多时间,看起来似乎与高考无关,会不会影响升学率?

      接过“升学率”的话题,王明宪津津有味地谈起了“教育生态”——在四五年前,他就开始在心底酝酿这一理念了。

      什么是教育生态?王明宪说:“教育生态就是按教育的规律办事,尊重教师,尊重学生,学校与学校之间、教师与教师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都要科学、合理、有序地竞争。师生关系和谐,教师之间和谐,与兄弟学校和谐,与整个社会和谐。”

      王明宪并不避讳自己对升学率的渴望和追求——但必须是科学的、合理的、有序的。让他感到忧虑的是——为了追求升学率,出现了一些无序竞争,甚至是恶性竞争的现象。学校与学校之间、教师与教师之间、教师与学生之间往往会产生不和谐的因素。

      就像追求经济指标不能以破坏人类生态环境为代价一样,在追求升学率时也要注重营造和保护教育生态,不要为了盲目追求升学率而破坏教育生态。否则,将是短期的,不可持续的。教育生态好,升学率一定会高,而且持久;教育生态被破坏损伤,升学率不会高和持久,反而会受到教育生态的惩罚。

      多年前,王明宪曾在笔记本上工工整整地记下这样一句话:“一个单位的一把手主要精力放在什么地方,对这个单位的导向性极大。”从这一句话,他又提炼出三句话:身为校长,一定要“沉得住气;静得下心;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当了9年校长,我就跟他搭档了9年;前3年我是副校长,后6年是党委书记。我深深地感到,在长期办学实践中,他最关心的是课堂,始终抓住教学不放,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扰。2008年地震,每一次开会他说得最多的依然是教学工作。”石室中学党委书记韩晏说。

      升学率必须要抓,但抓的是绿色升学率,是课堂效益,是教师的教学水平——而不能急功近利、歪门邪道。

      2008年6月,石室中学高考成绩大爆发:囊括了理科全省前两名,还夺得了全省文科第一和第三名。

      王明宪淡淡地称其为一次“美丽的意外”——在他看来,这是良好教育生态结出的果实。

      一份“成熟”

      理想固然重要,但现实更需要冷静与韧性的统一,理智与行动的统一。作为一个想有所成功的改革者,“成熟”意味着他不但对改革的环境有充分清醒的认识,更富有足够的行政智慧。

      在石室中学28年,王明宪当了9年校长,6年副校长,6年校长助理,还有4年是担任石室联中校长。

      采访中,我试探性地问王明宪:当校长这么多年,你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他沉思了一会儿,说:“教育离不开社会,受到社会的影响和干扰很严重,这是我最大的困惑。教育人的追求与社会的要求之间有错位、有冲突时,我们不得不顺从社会要求。”

      在内心深处,王明宪渴望“按教育规律办学”,但现实中他也面临重重压力。

      不过,28年的教育生涯让王明宪对基础教育的认识逐步深化,不再轻易地被一些社会现象所左右。社会比较复杂、浮躁,功利性强,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教育只能随着它、顺着它;但是,教育人又要清醒,看得长远,要有对学生一生负责的态度,要有对民族长远发展负责的追求。

      这对矛盾令很多老师和校长深感迷惘、困惑,甚至痛苦不堪。王明宪不是没有过这种迷惘与困惑,他也感受过内心的纠结和挣扎。但是在品尝过现实的苦涩后,他沉下心来将这杯苦酒发酵成一杯佳酿。最后,这位名校老校长呈现给社会和老百姓的,是这一杯陈酿的芬芳。

     “教育要顺从社会的要求,更要引导社会全面、深刻、透彻地认识教育,并给予理解和支持,而不是埋怨、等待,愤世嫉俗,更不是被社会现象所左右,甚至迎合。”——王明宪这杯酒绝不是烈性的、易醉的,而是柔和的、绵远的、淳厚的。

      王明宪将一所学校的办学行为分成两大类: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规定动作”是政府规定的必须完成的,具有指令性、基础性和共性;“自选动作”是由学校根据自己的办学目标和人才培养目标自行确定的,具有实验性前瞻性和个性。

      规定动作完成得再好,也只能说是办学成绩好,不等于办学水平高。自选动作可能达不到急功近利的目的,但是关系着学生和民族的未来,是办学水平的体现,是“利在千秋”的战略行为。

      高考结束后,一般高中学校都会举行庆功会。但是,石室中学会选择在成绩公布之前举行。“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尽力了,内心无悔。”校长不仅看重结果,还关注付出的过程,这让老师们非常感动。

     “校长不仅需要勤奋和勇气,更需要智慧和心血。”这位传统名校老校长的心中自有一个独到的“分寸感”,把握着一种恰如其分的“度”。他的行动策略是: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办学成绩和办学水平,两手抓两手都很硬。

      有一位校长因为教育改革遇到阻力、遭遇失败,最后愤而出走。王明宪点评说:“理想固然重要,但现实更需要冷静与韧性的统一,理智与行动的统一。作为一个想有所成功的改革者,‘成熟’意味着他不但对改革的环境有充分清醒的认识,更富有足够的行政智慧。这种‘智慧’表现为策略、技巧和分寸感,有时还包括必要的妥协。”

      对于教育改革,王明宪总结出两条经验:第一,依靠绝大多数人,包括暂时所谓比较“保守”的人。提出改革构想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第二,对学校的历史不能一刀切,更不能全盘否定。改革需要渐进,需要妥协,需要平衡。

      两点成就

      9年校长,他到底在石室中学留下了什么?王明宪自认为有两点:学校管理更加规范有序;干部教师队伍素质高、凝聚力强。

      在遭遇外界的质疑时,全校教师一直是“宪哥”的“铁杆粉丝”。

      外人可能难以全面、真正地理解石室中学这些年的成绩,但石室中学的老师们心里明白得很:王明宪在石室中学的成就更像是内在的生长而非外显的迸发。

      成都市教育局有一项规定:校长在民主测评中满意率达不到70%,就地辞职;达不到80%,相关部门要找校长诫勉谈话。

      王明宪担任校长后,主动提出要提高10个百分点——如果达不到80%的满意率,立即辞职。

      一位年轻的中层干部不能理解他为何要自讨苦吃,委婉地问校长为什么要这样?王明宪回答说:70%的满意率就意味着有30%的人不满意,这样我还有什么脸面当这个校长?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王明宪9年来的满意率一直都在90%以上,多次逼近100%。

      9年来,王明宪到底在石室中学留下了什么?王明宪自己的回答是两点:学校管理更加规范有序;干部教师队伍素质高、凝聚力强。

      当我向石室中学中层干部和老师们抛出这一问题时,他们几乎是给出了同样的答案:管理水平和教师队伍。“学校里一草一木、一人一事,都是有人管的,很有序,有条不紊;我们还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团队,大气、高雅、向上。”

      王明宪提出的管理理念是:管理的根本功能,主要不是让被管理者知道“我不应该怎样,否则将被怎样”,而是要让被管理者知道“我应该怎样去做,才能发展得更快”,就是要通过管理让教师成功。“对教师队伍的管理要做到有形与无形的统一,制度与情感的统一。”

     “学校对中层干部和教师的考核评价机制,没人不服气,没人不满意。”石室中学教育处主任张显国说,“我们必须这样”“石室中学就该这样做”“辛勤工作、心情愉快”,这是石室中学校园文化最本质的东西。不需要校长跟在后面吆喝,老师们习惯了自己给自己加压。

      2009年,石室中学的管理水平和师资队伍面临一次真正的“大考”。在这一年,这所有着2150余年历史的学校组成了以自己为龙头的“石室教育集团”,一共下辖14个校点,约3万学生,涉及成都市的9个区县。

      14个校点,一个校长怎么管得过来?干部、教师的持续输出,会不会造成本部人才的“贫血”?在2009年,这是蓉城市民和教育专家对石室中学最大的担心。

      石室中学人才金字塔的基座庞大而牢固,让人能明显感受到王明宪的“有恃无恐”。“干部、教师的派出,对学校有一定的影响。及时培养和弥补,难度增大了。”王明宪直言不讳,“但是,人才输出后,平台更多了,给了校内教师更多的发展空间,提速了干部教师成长的进程。我们的干部、教师队伍总体素质高,恰好需要新的平台来施展。外力打破了一些平衡,但可以在更高的平台上实现新的平衡。如果处理得好,不会产生很明显的稀释效应,规模扩大和质量提高可以成正比。”  

      不怒而威

      很多接触过王明宪的记者都说他“不怒而威”。在老师们看来,他严厉多于慈祥,忧患多于安乐。老搭档韩晏则说,他对合作者要求很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王明宪自己说:“过于追求完美的人,比较容易产生忧患意识。”

      王明宪将自己比喻成一个热水瓶胆,内部热情,外部冷静,喜怒不流于言表。

      很多接触过王明宪的记者都说他“不怒而威”。在老师们看来,他严厉多于慈祥,忧患多于安乐。老搭档韩晏则说,他对合作者要求很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王明宪自己说:“过于追求完美的人,比较容易产生忧患意识。”

      王明宪做事干练果断,但有时也比较急躁,容易冲动,常会严厉批评下属。老师们对他既尊敬又畏惧,年轻的中层干部乃至副校长都会在这种严格要求之下自觉地提高了工作水准。

      可大家又打心眼里佩服王明宪的“霸气”。“他的霸气很多人想学,但是学不到,因为你没有他的思想层次,没有他那么厚的积淀。”说起这位老校长,老师们充满崇拜敬仰之情。

      不仅石室中学的老师们怕王明宪,连其他学校的教师乃至校长都怕王明宪。他是四川省、成都市两级政府的督学,如果接受督导、评估、验收的地区或学校知道王明宪要来,一般都有些紧张。

     “他不会只唱赞歌,还会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有时甚至坦率地批评。有些深层次的教育问题,也只有他才看得出来。”一位资深教育记者说。

      近年来,有不少学校因为盲目打造特色学校受到王明宪的批评。“社会浮躁的东西反映到教育上,容易导致部分年轻校长追求功利和短期性的目标,导致学校之间无序竞争,甚至恶性竞争。特色学校不是短期的完全依靠人力可以打造出来的,而是一种长期的积累;不是感官的,而是内隐的。”王明宪说。

      四川省中学校长联谊会的一位会员告诉记者,我们本来是一个相对松散的民间组织,但是王明宪当会长后,会风大有改观。“在会议的严格要求下,很多校长不再随意在会议时间外出抽烟、闲谈了。”

      在不少校长教师看来,王明宪是四川省教育界的风云人物。但是极少有人知道,王明宪其实长期处于压抑的状态。精神的弦,绷得很紧。“在石室中学当校长,太艰难了,责任太大了。我感到身心疲惫。”

      责任心于工作是奋进的动力,于个人心绪却是沉重的负担。在学校里,他常常会发呆,一动不动地坐着或是站着。只是,思维并未停止。甚至回到家里,他也不愿意多说话。“我曾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青年时期的王明宪可并不是这样的。当知青、读大学时,王明宪是一个很活泼很外向的人;后来从事教育工作,慢慢地变得比较稳重了,性格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当校长后,有意无意地改变了很多东西,心里头压着很多事情,很少有高兴的时候。

     “长期严重失眠,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王明宪淡淡地说。

      工作之外,王明宪喜欢清静,不喜欢喧闹。工作太繁忙了,思想压力大,他需要用“静”的方式让自己走出来。周末,王明宪喜欢窝在家里,泡一杯清茶,陪夫人随意聊一点感兴趣的话题。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我问王明宪:你幸福吗?

      王明宪回避了这个问题。他说自己的人生可以大致分成两段:在云南支边8年,这是人生最宝贵的时间,吃了不少的苦,也形成了一些有用的思维方式;28年的教育生涯,付出的和得到的成正比,有得有失。

     “得”指的是得到社会肯定,看到了自己的成功;“失”指的是对家庭关注极少,生活方式和性格也发生了改变。

      闲谈间,王明宪刻意将话题转到了“校长任期制”。“我觉得,一位校长的任期过长,有利也有弊。校长有一个任期限制,于公于私都很好。”王明宪意味深长地说。

      3月底,王明宪就要满57岁了。如今他已怀揣着一份“事业上的满足感”萌生了退意。“年龄大了,身体状况大不如前;思想僵化,开拓进取心也减弱了;出现高原现象,产生职业倦怠心理了;长期担负思想压力,身心疲惫了。我们必须寄希望于年轻一代,寄希望于后来者。石室中学的干部、教师队伍成长得很好,完全会比我们干得更好。”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以上内容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供读者参考,对以上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和有效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尤其要强调的是,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本站所提供的各类考试的资讯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责任编辑:红山 来源:成都石室中学]
我要评论特别声明:发表内容中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即时新闻
频道资讯
热点项目
热点课程
社会万象
图片世界
视觉公社
Copyright © 2003-2010 Soxia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校公司 版权所有